热荐 >>

美容护肤|

减肥瘦身|

时尚发型|

服饰搭配|

恋爱技巧|

情感故事|

女性保健|

娱乐八卦

         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旅行 > 娱乐八卦 >
相关专题: 专辑 花粥 下张 包容

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

2019-12-02 05:19 编辑:领尚女性网 信息来源:网络整理

浏览次数:


    导读: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---在“花粥”与“花粥致歉”直冲热搜榜首的15天之后,这位当事人终于在新京报记者对面

图集

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

  《妈妈要我出嫁》原歌曲中文翻译薛范手写授权书。 图源:@S.A.G舞台艺术工作组

 

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

  Bachbeats最新回复邮件。 图源:Bachbeats此前所委托公司公开的图片

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

花粥:下张专辑写“包容”

  “肯定有一段时间会特别低落,但是后来还好。我不是最辛苦的,周围的人比我更辛苦,我要是情绪不好的话,就更添乱。”——3月18日下午,在“花粥”与“花粥致歉”直冲热搜榜首的15天之后,这位当事人终于在新京报记者对面坐了下来,平静地说出了这番话。

  “花粥”是谁?

  对于这届网友而言,“花粥”是那个因为《妈妈要我出嫁》、《出山》等歌曲的署名问题,而陷入“音乐裁缝”、“音乐圈的搬运工”等指责声中的话题人物。有些人因为热搜认识了她,但在三天记忆的互联网时代,也许她已经遗落在更多人的脑海深处。

  对早期歌迷而言,“花粥”是在音乐平台中坐拥四百万粉丝、抱着吉他唱歌的“粥大爷”。无论是曾经红极一时的《二十岁的某一天》,还是最近的抖音神曲《盗将行》,闲暇的时候她们总会哼上一两句。

  在百科资料里,“花粥,1993年7月21日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,中国内地民谣女歌手、独立音乐人,毕业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”。

  而在现实生活中,花粥首次回应网络争议,她承认《妈妈要我出嫁》“侵权”,但非“抄袭”,那平静的底色中有些倔强,也有些迟疑,“我觉得他们(网友)暂时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就误会比较深吧!其实说我抄袭的那些人,我觉得他们将来肯定就知道,我用不着抄袭。”说完,她顿了顿,笑着扭头望向一旁的经纪人,“就不能这么说,对吧?”

  A 回应

  《出山》争议:

  “我们坚决反对《出山》‘抄袭’的污蔑。”

  花粥的个人微博更新,停留在事件爆发的两天后——3月3日,有网友称花粥“作词”的歌曲《妈妈要我出嫁》与薛范翻译的同名白俄罗斯民歌歌词完全相同,涉嫌侵权。当晚,花粥发布致歉声明,表示《妈妈要我出嫁》属于自己2012年作曲并翻唱的歌曲,该事件也是因曾经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工作疏漏所致,“在此向大家正式道歉!”3月5日晚,花粥所属经纪公司S.A.G舞台艺术工作组发布声明,表示已与《妈妈要我出嫁》歌词的原翻译者薛范取得谅解与授权,花粥随后转发:“感谢薛范老师的理解和宽容”。至此,似乎这件因为词作者的署名问题而引发的著作权风波,已经告一段落。

  但网友对花粥的检索,并没有因此结束——“作为一个看过两次现场的忠粉,我想听听对于《出山》伴奏的解释,只是这样”,3月18日晚,在花粥最后一条微博的最新转发中,出现了这样的声音。在《妈妈要我出嫁》之后,有关最近在抖音上走红的《出山》所使用的“Beat”问题,第二次将花粥推向“是否抄袭”的质疑之下。(注:“Beat”的概念,之前大多出现在嘻哈音乐中,根据不同的使用方式,这个英文单词可以翻译为“伴奏”、“节奏”,也可以指向“曲”)。《出山》是花粥与音乐人王胜男合作的作品,于2018年9月28日在音乐平台上发布,2019年3月5日,有网友代表原作者发布“侵权”声明,称“Beat”原作者Bachbeats委托名为CZ杰诺文化传媒处理维权事务,并公开一份声明,其中主要的争议点,在于“Beat”的转授权、作曲者署名和伴奏下载等问题。

  在采访当天,与花粥一同出现的,还有另一位音乐创作人王胜男,新京报记者现场了解,《出山》的Beat由王胜男最初在国外的伴奏网站以49.99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下来,花粥本有创作《出山》的想法和动机,后与王胜男合作在此Beat的基础上作曲和作词,最后录制完成,上架音乐平台,同时也标注了音乐制作来自于Beat的原作者Bachbeats。然而,歌曲获得关注度之后陷入此争议,新京报记者对话花粥经纪人王晨雨对争议进行逐条回应。

  新京报:那份声明指出《出山》是先在2018年发布歌曲,后在2019年租用的Beat,这个是否属实?

  王晨雨:不属实。歌曲首先就是以49.99美元被王胜男购买租用的,如果不付费是不可能下载到高质量伴奏的,这一点不攻自破。另外,当时49.99美元购买的使用要求是“发行量不得超过50万份”,到今年二月份,我们监测到这首歌流量将要破50万,于是又以199.99美元的价格再购买了一次,199.99美元价位的使用权限明确写着“可以无限量发行,且可进行商业开发”。今年二月时该Beat的买断价格是2000美元,我们没有选择买断是因为该Beat已有诸多音乐人使用,一旦买断,该Beat作品下架,其他音乐人就没有办法再使用了,也没有必要。

  新京报:对方公开了王胜男的邮件,并回复“Beat是王胜男租用的,而非花粥,花粥并没有使用此作品的权利”?